服务热线:+86-0000-96877

站内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特色美食

当前位置:主页 > 特色美食 >

“2012大選”后的日本政局走向--黨建

时间:2021/07/30  

  2012年12月16日,日本進行了第96屆眾議院選舉。結果,在野第一大黨自民黨大獲全勝,議席數由上屆選舉的119席直升到294席。而執政的民主黨議席數則由選前的233席直跌為57席,僅比號稱“第三極”的大阪維新會多3個議席,慘不忍睹。12月26日臨時國會召開,安倍新體制的內外政策引人關注。

  本次大選參選政黨多達14個,除了3個未獲得席位的政黨,其他11個政黨瓜分了眾議院的480個議席。在眾議院議席數中,過半數的241席、佔三分之二可以進行“再表決”的320席以及可以提出對內閣“不信任案”的最低數51席分外引人注意。自民黨不僅單獨大幅過半數,如加上公明黨的31席,兩黨議席數已達325席。石原慎太郎領導的“大阪維新會”由選前的11席猛增到54席,具備了對內閣提出不信任案的資格。

  在其他小黨中,“大家黨”由選前的8個議席上升為18個議席,共產黨由原來的9席變為8席,社會黨由5席變為2席,而以小澤一郎的“國民生活第一”團隊為主力的“未來黨”選舉失敗,議席數由選前的62席降為9席,在“第三極”當中式微。作為執政黨聯盟的“國民新黨”僅得1席,該黨已於12月19日確認解散。源於自民黨的國民新黨目前在眾參兩院共有4個席位的剩余勢力,其在參議院是否會與自民黨重溫舊夢值得關注。

  大選中輸得最慘的當屬執政的民主黨。“2009大選”,民主黨靠其親民“政策公約”贏得選民青睞,實現了政黨輪替。日本政壇吹進一縷清風,內外政策頗具新意。“日美對等”、構建“東亞共同體”、“行政刷新”、“政治家主導”等政策構想,給日本國民以新的期盼,也使人們對日本 “兩黨制”的形成滿懷希望。然而,民主黨第一任首相鳩山由紀夫下台后,繼任首相菅直人就開始修正民主黨的政策軌道,待野田上台后,其“政權公約”已是面目全非。政策上的背叛最終導致黨內分裂,其在眾議院所佔議席數也由上台時的308席減少到這次大選前的233席,本次選舉又丟了176席,可以說一敗涂地。

  本次大選,民主黨落選的現任閣僚竟有8人,創戰后記錄,而現任官房長官落選當屬空前。另外,曾任官房長官的仙谷由人以及前任農相鹿野道彥、前任厚生勞動大臣小宮山洋子也都落選。眾所周知,民主黨本來實行的是一條“中道偏左”路線,正因為如此才打敗自民黨上台執政。但令人遺憾的是這條路線經過菅直人內閣修正后,到了野田手裡更是走向極端,甚至與保守陣營互比誰更“右”。大選前夕,民主黨匆忙回歸以示與自民黨不同,但為時已晚。

  筆者認為,民主黨慘敗的原因有三點。一是“魂”不附體,二是自斷手臂,三是經驗不足。所謂“魂”就是民主黨的執政理念,它主要體現在民主黨上台前的競選綱領當中,即人們熟知的“政策公約”。如主張日本外交獨立自主、中日美三邊關系呈“等邊三角形”,內政實施行政改革、減少官僚的過度干政、杜絕浪費、為民著想,等等。民主黨上台時的政治口號是“國民生活第一”,特別是承諾不提高消費稅。但野田賭上“政治生命”也要提高消費稅,“品牌”政策化為虛無,民主黨落得一個“靈魂出竅”。

  野田內閣聯合在野的自民黨強行通過“消費稅法案”之后,小澤一郎率領反對派脫離民主黨后成立“國民生活第一”黨,民主黨內部分裂。其實,民主黨分裂從菅直人政權的“去小澤化”開始便已打下基礎,而野田與保守陣營比“右”更使黨內大批同事失望不已。“小澤派”出走,民主黨自斷手臂。鳩山由紀夫不忍離開自己親手締造的民主黨,但野田苦苦相逼,如不承認現行路線就不立其為候選人,無奈之下,鳩山退出政壇。

  民主黨慘敗的第三個原因是執政經驗不足。自民黨長期執政丟下的爛攤子是冰凍三尺,民主黨政績短期內無法顯現。日本又遭遇大地震、海嘯與核污染打擊,危機面前民主黨政權執政無力,令老百姓極度不滿。對外政策有美國的打壓,對內政策有官僚的掣肘,在對華關系上,極右勢力又無事生非。天災人禍接踵而至,民主黨內部政策不一,這對於一個沒有執政經驗的新手來說,選民看不到“政權更替”帶來的好處,卻感覺危機四伏。本次大選民主黨會失敗早在預料之中,但如此慘敗卻出人預料。

  本次大選的爭點主要集中在外交安保、TPP等領域,這與東亞地區局勢不穩以及日本國內右翼勢力再次興起有很大關系,選民們必須為站在十字路口的日本政治做出抉擇。從各政黨的競選綱領看,有關日美關系一項,展現出三種態度。(1)共產黨、社民黨、“國民新黨”對日美同盟隻字未提。共產黨要求立刻無條件撤除美軍普天間基地,社民黨主張將普天間機場遷往縣外或國外,國民新黨建議盡早討論普天間機場搬遷的地址以及如何分擔沖繩美軍基地負擔問題。(2)公明黨主張要重新構筑日美關系,“日本未來黨”強調要構筑作為獨立國家的負責任的日美關系。(3)自民黨主張重新構筑日美同盟,民主黨和“日本維新會”則強調要深化日美同盟,“大家黨”與“新黨大地”主張以日美同盟為“基軸”。

  有關“TPP問題”,除“大家黨”和“日本維新會”表現積極外,社、共兩黨以及未來、國民新黨、新黨大地各黨均表示反對。公明黨主張慎重,自民黨強調隻要不廢除全部關稅可以考慮參加談判。奇怪的是,民主黨卻沒有明確表態。

  有關防衛政策,民主黨雖然仍堅持“專守防衛”原則,但是,主張在新防衛大綱的基礎上加強提高防衛力量,在釣魚島紛爭問題上主張穩定管理。自民黨則主張成立管理領土主權問題的政府機構並討論公務人員登釣魚島實施實際控制問題。日本維新會主張行使集體自衛權並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法,在釣魚島紛爭問題上該黨催促中國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在處理中日之間的領土紛爭問題上,日本共產黨倡導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社民黨主張從長遠的角度出發冷靜處理。“大家黨”主張在構筑中日相互信賴關系的同時,日本應向國際社會說明釣魚島不存在領土糾紛問題。

  總之,選民們對各黨政治主張的認可程度都在選票中得到體現,大選后日本政治力學結構發生了變化。右傾保守陣營的勢力不斷擴大,中道勢力進一步萎縮。“一黨獨大”態勢再現,“兩黨制”形成受阻。

  對於自民黨選舉獲勝人們已有精神准備,但獲勝幅度如此之大卻出乎大家預料。因為自民黨長期執政帶來的弊端人們還記憶猶新,自民黨內部的整改也沒有真正進行。與其說自民黨有什麼杰出表現,倒不如說由於民主黨執政不佳才使自民黨絕處逢生。從本次大選的投票率創戰后最低紀錄,就可以看出選民對日本政治的不信任程度有多高。

  “2012大選”結束了,未來日本政壇的權力分配和政策走向引起世界范圍內的廣泛關注。安倍政權如何將自己的政治理念付諸於政策過程當中,是觀察日本內外政策走向的切入點。

  首先,“安倍號”啟航遇到的第一個難關就是如何應對“扭曲國會”現象。自民黨雖然在眾議院獲得294個議席,擁有穩定多數,通過任何法案都沒問題。但是,在參議院的242個議席中,自民黨隻擁有83席,不僅未過半數,連第一大黨都不是。目前,雖然民主黨在參議院也未過半數,但仍保持第一大黨位置,擁有88個議席。因此,在2013年參議院例行選舉之前,自民黨必須小心翼翼執政。自民黨在參議院中可以利用的資源是公明黨的19席、“大家黨”的11席、“維新會”的3席以及國民新黨的3席。安倍政權可能在個別領域,分別與政策傾向相同或相近的小黨進行局部合作,與民主黨爭奪在參議院的多數地位。不過,即便法案在參議院被否決,自民黨也可以通過與公明黨聯合執政后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數,在眾議院實施“再表決”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總之,為了使政權穩固,自民黨上台半年之內的最大政治是如何保証2013年能在參議院選舉中獲勝。

  其次,安倍新體制具體將採取哪些政策措施最引人關注。選舉前,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曾宣布了自民黨的“政權公約”。他雖然沒有使用“政權公約”這個詞,但是,關於自民黨執政的政策方針他明確了以下幾條。即,實現日本經濟3%的增長率﹔實行寬鬆的金融政策﹔重建教育﹔達成行使“集體自衛權”﹔如果無條件地解除關稅就不參加TPP談判﹔10年內構建良好的電力能源結構等等。自民黨“政權公約”帶有明顯的“安倍特色”,即重教育、重安保。設置日本版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使日本能成為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國家,將是他再次出山的宏圖大志。當然,振興經濟,走出蕭條也是其經濟政策的特點。安倍的“宏圖大業”就是將日本建成“自信與自豪的美麗國家”。但是,由於他第一次執政以失敗而告終,選民們對他此次出山也是半信半疑。

  其實,對於安倍的政治理念與政策方針人們並不陌生。2006年安倍曾出任日本首相,對內主張改革“戰后體制”,對華主張“戰略互惠”,並打破中日關系僵局實現了訪華的“破冰之旅”。安倍的中國觀在其所著《走向美麗國家》一書中有所體現,他認為,“與鄰國中國保持友好關系對於日本來說,不論從經濟還是安全保障方面看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國經濟的發展與日本經濟的增長密切關聯”。[1] 安倍主張中日關系應遵循“政經分離”原則,不應讓政治問題損壞兩國的互惠關系,宣稱“不能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利用經濟,相互之間應珍重經濟利益,唯有堅持這個原則,才能防止兩國關系惡化”[2]安倍的論調是否正確暫且不論,但他既不是“親華派”也不是“親美派”確是事實。作為“民族派”,他的政治理念可以概括為“新日本主義”。他倡導“鄉土愛”,強調對國家應有“歸屬意識”,認為天皇歷來都是“國家的象征”,而不是財富的象征。安倍視美國為人工造就的隻有200年歷史的“實驗國家”,抱怨“戰后日本將安全保障委與他人,經濟優先雖然在利益上有所得,但在精神上卻損失很大”[3]。同時他又認為“日美同盟”是必要的,說日美兩國存在相同的價值觀,可見安倍的美國觀存在著內在矛盾。

  安倍一直對日本不能行使集體自衛權耿耿於懷,他認為日美同盟缺乏雙向性義務,強調日美之間“必須建立更對等的關系”。這樣,“日美之間的信賴關系才會增強,日本才會更安全。總之,日本應提高自衛能力,恢復行使集體自衛權”。[4]安倍對現行政府有關憲法的解釋,特別是對不能行使集體自衛權以及對自衛隊使用武器的限制似乎很不滿意,2006年他任首相期間,為著手修憲和改變政府對憲法的解釋成立了首相咨詢機構“有識之士懇談會”,目的就是為恢復行使集體自衛權尋找理論依據。戰后日本政府對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傳統解釋是,“美軍可以行使集體自衛權保護日本,但日本不能行使集體自衛權”。為了提高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軍事貢獻度”,安倍的外公岸信介執政時曾做過努力,但未果。安倍再次出山,一定會為確保日美在同盟中的“對等性”而變更日本政府對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法律解釋。冷戰結束后,美國為了抑制日本的離心傾向而為日本“鬆綁”,這才有了日美同盟的“再定義”和日本“周邊事態法”的出台。不過,隨著美國世界戰略的東移,單有“后方支援”似乎不夠,對於美國來說,“要緊的是日本能恢復行使集體自衛權,能進行使用武力的軍事支援”。[5]而這對於日本的“民族派”和“國防族”來說正中下懷,“自主制定憲法”和恢復行使集體自衛權是日本“民族派”的渴求。

  “安倍政治”的核心內容就是“擺脫戰后體制”。在黨內,他要構建一個可持續的“新自民黨”﹔在國內,他要通過修改憲法、重整教育,恢復日本民族的自豪感﹔在國外,他要使日本成為一個能進行戰斗的國家。安倍的能力與根基能否讓他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還有待觀察。

  最后,安倍內閣的政策主張與其他各黨之間如何互動決定著大選后日本政界重組的結構性特征。隨著日本政壇“第三次右傾化”態勢的逐步形成,號稱日本政治“第三極”的“維新會”由於極右政黨“太陽黨”的加入,其政策主張越來越“右”,其對自民黨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引人注意。該黨在石原慎太郎的領導之下來勢洶洶,甚至叫囂日本應搞“核武裝”,其極端民族主義色彩越來越濃。無疑,該黨與安倍在修憲、行使集體自衛權等主張上一拍即合。同樣作為“第三極”的“大家黨”、“未來黨”的政策主張也可能影響到自民黨。自民黨與其如何互動也是觀察未來日本政局的一個看點。與此同時,保守的自民黨內部還有舊保守與新保守之爭,更有元老派與少壯派之別。另外,左翼政黨如何應對再次還朝的自民黨,特別是民主黨作為“第二極”,其如何與“第一極”相處,又如何為避免淪為“第三極”而努力,都是觀察未來日本政壇的看點。同時,這又都是自民黨執政時需要認真對待的政治課題。

  日本政壇多變,對安倍政權未來政策走向以及日本政界重組的准確判斷是中國制定正確對日政策的依據。外交是政治的延伸,日本政治右傾化會給中日關系蒙上陰影並帶來危機。自民黨上台后中日經濟關系有可能得到恢復,但中日兩國在安全防衛領域的信任與合作困難重重。因此,提高對中日關系危機處理的能力將成為新形勢下考驗中日關系是否走向成熟的標志。

  [5] 豊下楢彥.集団的自衛権とは何か[M].東京:岩波書店, 2007: 98.

首页 | 彩网站介绍 | 客房展示 | 景点新闻 | 路线推荐 | 农家大院 | 特色美食 | 活动专题 | 在线留言 | 联系彩网站 |

+86-0000-96877

Copyright © 2021 bokashiman.com 彩网站生态农业园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2605电话:+86-0000-96877手机:+86-0000-96877

网站地图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